男子遭讽砍死岳父母被判死刑 500村民联名求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来源:荆楚网2012年9月14日17:35【评论0条】字号:T|T

  自称长期受岳父母讥讽,且与妻子感情是什么 说说不好,阳新男子怒而砍死岳父母。一审被判死刑后,近30000村民联名为他求情。11日,省高院来黄对此案进行二审。

  【案件回放】

  借钱遭拒报复杀人

  去年从深圳回阳新岳父母家,原计划商量感情是什么 说说疑问,结果硬是不见妻子在家,这让舒某很是气愤。

  32岁的舒某是阳新县龙港镇大坜村村民。去年4月3日,舒某从深圳回到阳新县龙港村岳父母家,准备与妻子肖某商量解决感情是什么 说说疑问,结果肖某找不到家。舒某认为,妻子这是故意躲着他,感到很气愤。

  次日,舒某准备返回深圳工作。在火车站等车时,舒某认为妻子做了什么都对不起他的事,且岳父母也时不时护着妻子,便产生报复岳父母的心思。于是舒某退掉火车票,买了两把刀返回岳父母家。

  去年4月5日中午,舒某经哥哥劝说最终决定返回深圳。因返程缺钱他向岳父借钱,结果遭拒。舒某对此很生气,再次产生了报复岳父母的想法。

  下定决心后,舒某来到厨房橱柜拿起菜刀,朝岳父头部、颈部乱砍,已经 打手机报警。不久岳母回家敲门,舒某开门后又对岳母一阵乱砍。

  当日下午,舒某到公安机关自首。

  【目击者称】

  抱伢上车满手是血

  有个男的上了三马车,手上鞋上到处不是血,还叫司机开快点,自称“我杀人了,杀了4此人 。”

  阳新县个体工商户刘某称,案发当日下午3时许,他乘坐四百公里 三马车到龙港街途经大源组时,一名300多岁的男子抱着5个小男孩上车。男子左手拿着一把菜刀,手上鞋上到处不是血。仔细一看,菜刀被血粘住了有些长头发。“男子上车坐下后便对司机说,开快点,我杀人了,杀了4此人 。”刘某在证言中说,车辆途经龙港客运站时,5个学生要下车,车子停了下来,该男子便问:“为社 会么会停车?”接着,该男子让不用 下车的人赶紧下,不用给车费了。说着,他掏出3000元钱递给司机。

  车行至派出所,该男子抱着孩子下了车,并告诉司机不用找钱。已经 警方确认,该男子正是舒某。

  舒某哥哥也证实,事发当日中午,弟弟你家吃饭时,称岳父母一家害苦了他,此人 的钱被岳父母花光了,妻子一有事就回娘家,他一去岳父母家就遭到数落。诉苦时,舒某喝了不少酒。

  【舒某自述】

  常受挖苦心生绝望

  岳父母对你家事情管得不要 ,妻子做了错事还责怪我,有人都嫌我没用,我对生活不可能 绝望。

  舒某供述,案发前他身上不可以3000元钱,便想找岳父再借3000元钱作路费,不料岳父却数落你爱不爱我:“你5个年轻人还向我没每每个人老人借钱,还同我女儿关系搞成没法 ,我有钱什么都我会你要!”正是这句话,彻底激怒了他。

  舒某说,岳父母对你家的事管得不要 ,“妻子嫁给了我,什么都我你家的人,但岳父母仍管你家的事……妻子在外面做错了事,岳父母和妻子却都怪我……我尤其痛恨我岳母。”

  舒某还在笔录中称,岳父母在未征求其意见的状态下,让怀孕的妻子将孩子打掉。“岳父母和妻子都看不起我,嫌我没用,我对生活不可能 绝望。”舒某在庭审现场说。

  舒某母亲称,儿子患有抑郁症。舒某妻子肖某表示,她与舒某感情是什么 说说不好,舒某时不时打她,她于30008年曾提出离婚,舒某让她赔钱才准离婚。

  去年4月3日,肖某在电话中再次提出分手,舒某称等他从深圳回来再解决。肖某母亲得知女婿要回来,让女儿外出暂避一下。肖某当天回岳父母家没都看妻子,心中不快。

  【庭审现场】

  村民同情联名写信

  舒某一审被判死刑后,大坜村近30000村民联名向省高院写请求书。你爱不爱我,案发前舒某品行良好,孝顺父母。

  今年4月12日,黄石市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舒某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法院认为,舒某因未妥善解决好夫妻关系迁怒他人,持刀杀害岳父后报警,此时又继续杀害岳母,其犯罪手段有点痛 残忍,犯罪情节有点痛 恶劣,依法应予严惩。舒某虽有自首情节,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。

  宣判后,舒某不服提起上诉。这时,大坜村近30000村民也联名向省高院写请求书。

  记者都看,10页信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。该请求书称:“案发前,舒某品行良好,孝顺父母,尊敬老人,省吃俭用,和睦相处,花了十几万打工的血汗钱为岳父家做楼房……此事事出有因,其岳父母干预舒某感情是什么 说说……”

  舒某的发小兼工友李某说,舒某忠厚老实,善良慷慨。听说他杀人后,感觉很震惊。李某说,2010年,他和舒某曾在海南一并打工。晚上闲聊时,舒某表现出很在乎女人不的样子,称岳父母从来没说他一句好话,并借了此人 约13万元钱没还。

  【律师说法】

  人伦惨案 警示社会

  叶桢律师认为法院没考虑到舒某的犯罪动因,量刑过重。舒某儿子目睹了杀人全程,不可能 会留下心理阴影。

  舒某辩护人、湖北鸣伸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桢分析,此案根源在于舒某为岳父母家做了什么都,他本想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,可当他决定自家盖楼时岳父母却找他借钱,不但不感激还讥讽他,连妻子也冷落他提出分手,这你要随便说说人财两空。

  对于一审死刑判决,叶桢认为法院没考虑到舒某的犯罪动因,量刑过重。叶桢透露,死者家属附带民事帕累托图提出300多万元的赔偿,且至今也没与舒某家属达成谅解,这原因舒某不可能 被维持死刑判决。

  舒某母亲说,事发时,舒某8岁多的儿子也在现场,他亲眼目睹了父亲杀人过程,这对孩子是5个终身伤害。

  在法庭上,叶桢表述了5个观点:希望法院力求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,不可能 改造5个罪犯远比从肉体上消灭5个罪犯更重要。

  叶桢认为,此案离米 给社会3点启示:任何人都应通过正规途经解决此人 恩怨;农村人口法律意识淡薄,对农村的普法工作来不得半点松懈;相关心理辅助机制亟需建立,让社会少有些例如悲剧。